当前位置: 首页 > 酸辣汤的家常做法 > >正文

读者文摘亲情文章3篇

时间:2019-03-17 来源:美食杰家常菜谱大全
 

  读者文摘 关于家人的小

  表弟是和我同一年的人,比我只晚出生了几天。

  他从小学习很好,长得也很帅,听话懂事,一直是姨夫姨妈的骄傲。

  事情转变是在我刚上的那一年,那一年姨妈外出打工,准备挣钱给表弟攒老婆本。

  那时的表弟,刚刚脱离姨妈的管教,像脱缰的野马,开始和学校的混混们混在一起。

  他开始旷课,抽烟,逃学,泡妹子,去网吧,和不同的混混在一起打架。

  当时我还留着傻瓜式的平头时,他已经染发,留了当时最流行的发型,走在校园里,英气逼人。

  表弟从来没喊过我哥,偶尔在街上碰到,他也是跟一群相同打扮的混混一起。

  但同样的发型,奇异的衣服,表弟永远都是最显眼的那个,他的眼睛很清澈,和别的混混不同。

  表弟有时也会向他的混混朋友介绍我,这是我兄弟,学习成绩好,和我们不一样,不要带坏了他,一脸的骄傲。

  说完,潇洒的弹了弹手中的香烟,头发顺势向左一甩,潇洒帅气,让我很是羡慕。

  后来,我偷偷的买了香烟,趁爸妈不在家,对着镜子,点了一根,学表弟吸烟的样子,镜子里面的我呛得泪流满面,板寸的头发甩起来也没他的飘逸潇洒,这让我更是羡慕。

  再后来,姨妈终于知道了表弟的变化,匆匆从外地赶回来。

  在网吧将正在玩的表弟绑了回去,用拳头粗的棍子在院子里打,表弟只是护着脸,一句不吭,任凭棍子打在身上,我知道表弟心里憋了一口气。

  果然,就在姨妈回来的第二天,表弟失踪了,我刚放学回家,就看到家里站了一大堆人,正在商议表弟的事。

  妈说:要不要报警

  姨妈喊着:报什么警,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。

  我转过身,却看到姨妈在偷偷的抹眼泪,那是自责,更是心疼。

  我偷偷的出了门,开始去表弟常去的地方去找他,直到天黑,也没找到。

  后来听说表弟自己回来了,姨夫拿着棍子就要冲上去揍他,被姨妈拦住了,我只知道从那以后姨妈再也没去过其他城市。

  可是表弟说,他懒散惯了,在学校已经学不下去了,学药物治疗癫痫哪种效果好校的老师也不肯收这个学生了。姨妈又是请客又是送礼,终于将有所学校肯收表弟,可是表弟却执拗着不肯去。

  最后还是倔强的表弟赢了,他上过技校,学过车床,在造船厂干过,也学过几年厨师,在饭店干过,再后来又学了理发,去过好几个城市,见过不同城市的风和姑娘。

  我一直都觉得表弟是和我不一样的人,我很羡慕他的生活。这几年和表弟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  去年过年回家遇到表弟,饭桌上家里的人都在表弟,不断的拿我和他作比较,表弟只是诺诺答应。

  我坐在旁边一脸的尴尬,端起酒杯,拍着表弟的肩膀,一饮而尽,表弟看了我一眼,也一饮而尽。

  只是,我常常梦到,那个年少的下午,背着书包的我碰到抽着烟的表弟和他的一群混混朋友,他搂着我的肩膀对他们说,这是我兄弟,成绩好,和我们不一样,不要带坏了他,一脸的骄傲。

  读者文摘亲情文章 远去的母爱

  慈母驾鹤去,空留教诲音;身教胜言传,端正言行品。

  在生日的这一天,想念三年前逝去的母亲,在痛苦无助中,却又夹杂了一丝幸福。

  母亲只是个稍读过几年书的农村妇女,她的世界很小,但心却一点也不小,通透而又充满了原始智慧。

  在母亲的思想里,没有比子女的未来更重要的事。

  在我们小的时候,尽管家里很穷,全家人住着漏雨的房子,吃着又粗又硬的窝头,母亲却仍然坚持让每一个子女上学读书;后来在九十年代初中国第一轮下岗的大潮中,母亲又鼓励支持子女放弃所谓的铁饭碗工作,到省城、到南方去寻求更有前途的发展空间。正是因为母亲当年的独到眼光和坚持,我的兄弟姐妹们如今都还算是和幸福的。

  母亲的心大,而对子女的爱却又细又小。

  母亲对子女的关心总是十分细致,甚至微小到生活中很不重要的一些细节,无论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,还是后来成家立业后,母亲的这一点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。

  从小学开始,母亲就爱在放学的时候专程等我们回家,而后来在我初中住校后,母亲每周末等待和送别的地点,又变成了傍晚村西头的马路边。那时候我要步行近十里回家,一转上回村的那条长土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路,远远的总能看到母亲站在那里等待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不知道母亲在长久的等待中,是否焦躁着急,却只记得母亲每次等到我回家时的舒心笑颜。而我每次离家的时候,走完了那天长长的土路,在拐弯处回头,母亲也依然还站在那里观望,我不清楚那时候母亲的心里是充满了离别的惆怅,还是又开始期盼下一个周末的赶快到来。后来的对待孙辈,母亲更是把孙子孙女当珍宝捧在掌心里,呵护关爱备至,在我送孩子上学的时候,母亲也表现出极大的不放心,为了能看到外孙安全的走过小区的小马路,她会从房子的前窗飞快地跑到后窗,长期乐此不彼。因为在她的世界里,只有孩子,没有自己,孩子们哪怕十分细小的一点小事,终也大过了她个人很重要的一切。

  母爱不会随着子女年龄的长大而变薄,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厚,因为她想要爱的,除了子女,还有子女的子女。

  三年前母亲健在的时候,是和我生活在一起的,她不仅帮我照顾家,更是帮我抚养和教育孩子。那时候,我的工作总是很忙,加之自己又是个粗枝大叶的人,常常会忘记吃饭,忘记按时回家、忘记对孩子的照顾。而母亲却从来都不会为此来烦扰我,一个农村老太太,硬是学会了操作各种家电,学会了坐很远的公交车带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,还经常代替我去给孩子开、参加孩子幼儿园和学校各种名目的集会活动。孩子被母亲教育打理的很好,生活条理,谦虚懂礼,广泛,还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,邻居和同事们都说,老太太是我们家的大功臣。对于我的工作晚归,母亲会在家里不停的念叨,还会站在窗前频频观望,就像小时候等我回家一样。可不管我多晚回家,在敲响家门的时候,来开门的那个人一定会是我的母亲,而锅里也永远会有温着的可口饭菜,她会紧跟在我的身后反复的问“吃饭了没有”,反复地叮嘱“天黑外面不安全,以后要早点回家”,还会唠叨一些孩子的生活细节琐事等等。

  那时候,被唠叨烦了,偶尔我也会把这份爱当成束缚,也会为此和母亲争争吵吵,但当母亲真正走了以后,我对那些唠叨的深深怀念,却常常会让我在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、痛彻心扉。

  如今,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像母亲那样,因我晚归而焦急;在我敲响家门的时候,满脸欣喜的把门打开;在大清早因怕我们上班迟到,扯着大嗓门一遍一遍的叫早。在母亲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感觉家里安静得好像能让人窒息,我开始惧怕在黑夜里回家,惧怕打开家门看到空荡荡的屋,惧怕厨房里冷锅冷灶的样子。更有无数个不眠之夜,我努力想象母亲还在的样子,努力回味那些刻在骨子吉林大学医院癫痫科怎么样里的温暖记忆,母亲的爱从此凝固在那里,不再有任何温度。

  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个宝。

  这首通俗又幼稚的儿歌,如今常常会在我这么一个四十过几的人耳边响起,这听上去似乎有些好笑。只有在你真正失去至亲之后,才会明白《宝莲灯》的故事为什么那么感人,小沉香为什么会有勇气独自去劈山救母,母亲——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无人能替。

  我的母亲真正走了,永远不可能再回来陪伴我,不知道要过多久,自己才能从这种痛失的麻醉与彷徨中走出,母亲的逝去,让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:母亲带给孩子的,永远会是她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;而孩子能回报给母亲的,也永远不及母亲为孩子所付出的万分之一。子欲孝而亲不在,今后唯有像母亲那样,即强悍又细腻的爱着我自己的孩子,才是告慰母亲亡灵最好的方式吧!

  总而言之,这世上的爱有千万种,真正最爱你的那个人,一定会是生你养你的母亲,她对你的爱不管是细腻还是粗糙,却一定是最本真、最良善的;她对你的爱不见得有多么伟大、多么轰轰烈烈,却一定是最负责、最无私的。

  读者文摘亲情文章 父母疼子长流水

  纵使世态炎凉,却总有一种感动存放在你我心间;纵使淡漠无边,却总有一种信仰让我们泪流满面。而今的我,已经学会感恩,享受幸福。

  常言:纵有万里思亲泪,不及高堂念子心。细细想来,的确如此,纵使我有那万里般潺潺的思亲之泪,却也比不上您对我的千般叮咛,万般挂念。是那李密笔间的“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”,是那孟郊诗中的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……不论是哪一种情感,都有它的动情之处。

  太多的心绪难安,太多的情思难放。爱若涓涓流水,入我心扉,润我心灵。一次次的牵挂里,一天天的守望中,一回回的送行里,一声声的念叨中,一句句的安慰里,一丝丝的微笑中,便是爱的凝聚。纳兰容若曾说,情到浓时情转薄,而我觉得,情到浓时情更浓,爱到浓时爱愈深。

  父亲的爱如山那般沉稳,教会我刚毅做人;母亲的爱似春水那般绵绵无期,教会我至善待人。母亲的爱亲切如茗,平凡生活倍添几分清新;父亲的爱浓烈似酒,朴素日子里多了几缕醇香,让我无意之间陶醉其中。这世间,唯一不变的情,我想那便是父母对子女深深的疼惜,加倍的关爱。

  时光若水,年华易逝,似水流年淡去我们多少回忆哪里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,而如今却再也一去不复来。一生的遇见频频,感慨多多,却不及父爱母爱。我们最大的错误,就是把我们最差的脾气和最糟糕的一面都给了最最熟悉亲密的人,却把耐心和宽容都给了陌生人。

  春去秋来,朝朝暮暮,只是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浮生渐老,不老的应是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吧?不论我身处何方,父母永远是我最坚实精神支柱。父母之爱深如海,想必今生今世用尽我所有光阴,我都回报不完这份浓情厚恩了吧!

  寻常时光里,总是会被一些微小的感动,不经意间打湿双眼。就像曾几何时,我捧着书,读着那些感动的文字:
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  父母疼子若流水,几回清泪难报恩。我想,作家龙应台在写这篇《目送》时,想必是倾尽了所有的情丝,字里行间里对于父母的爱处处可见,处处可感。我的成长与父母的衰老,分明就是从同一个起点向不同方向延伸的,是由不得任何一方回头的路。

  年轮交换,日月辗转,人也渐渐长大。时间让所有的感情沉淀,让所有的感动被悄悄镌刻。佛说,因果有缘,千百年的轮回皆由缘而起。我与父母,定是在那千万次的回眸中,亿万次的寻觅里,不期相遇。或许,这世上很多人都可以惊艳平凡的岁月,但默默为你担心隐隐为你心痛的人,真的是少之又少,除了父母,亲人。

  不要想着以后还有无数次的机会去陪伴父母,孝敬父母,上帝是自私的,寄予你一些东西,必将索取些什么。与其把事情推给未来,不如从现在开始下决心去做,怀一颗赤诚之心感恩父母。就算每天只能完成一小部分,也是一种进步。

  父母疼子女的爱心,就像那溪流的水,长流不断,无时歇停;然而为人子女,想念父母的孝心,却像那树尾吹过的风,有一阵,没一阵。

  是世态炎凉,还是人情冷漠?父母为子女做了那么多,难道就是理所应当?

  乌鸦有反哺之恩,羔羊有跪乳之义。滴水之恩,也应涌泉相报。更何况此恩大于天,此恩深于海。

  纵使世态炎凉,却总有一种感动存放在你我心间;纵使淡漠无边,却总有一种信仰让我们泪流满面。而今的我,已经学会感恩,回报父母长如流水般的爱……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